叶鸣汪汪汪汪汪

是一个写脚


北方不配拥有十一月晴朗的下午

瞎几把写的意识流,老张被我写得越来越不像人了ry

“他的皮囊在世间存留得久了,心却腐烂枯朽。”


磨磨蹭蹭改了好几个月还是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   有点sad

听三日静寂垂死病中惊坐起忘了写白玛  当场去世

我还爱他。

一个不算友情也不算cp滴短打(

马进第二人称小兴第三人称     自我理解滤镜严重注意避雷

胡写真爽啊!!!

© 叶鸣梭 | Powered by LOFTER